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李嘉誠談領袖之道

 
上周五,長江實業主席李嘉誠和一班中文大學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學生座談,題目是領導才能。座談會不是新聞採訪,發問的都不是記者(筆者當時以學生身份參加座談),談的也不全是熱門新聞題目,故此較少尖銳問題,學生的興趣,多落在李嘉誠的做人處事、家庭生活和管理作風,故此人情味的一面較濃,這是其他李嘉誠訪問中少見的。
 

李嘉誠與學生見面的地點,在他的辦公室所在地長江大廈七十樓,據說這個地方過去極少「對外開放」;座談全長一個半小時,也是「李嘉誠作風」,有問必答,言無不盡。

 


 

學生:
 在外國,有所謂的「天才」,即使年紀輕也可領導一隊人,成為領袖;但在中國人的社會如香港,則較論資排輩,年輕人很難趕上資歷較深的同事,作為領袖的你,有何意見?

 

李嘉誠:
 也未必如你所說。在四十年代,我年紀很小便出來工作,十七歲時為一批發商的營業員,年紀小,但待遇很好,連在紅一併計算,薪金比MD還高出兩至三倍; 十八歲做經理,十九歲為總經理,二十二歲創業。所以,只要自身條件優越,有充足的準備,在今日的知識型社會?,年輕人更容易突圍而出,創造自己的事業。

 

學生:
 李先生你那麼成功,會否對下屬構成壓力?你那麼有知識,下屬是否有機會發表意見及發揮自己的才能?你是否容易接納及採用下屬的意見?

 

李嘉誠:
 下屬們有很多發揮的機會。如在本公司服務多年的行政人員,有的已工作了很多年,有些更長達三十年,什麼國籍也有;無論是什麼國藉,只要在工作上有表現,對公司忠誠及有歸屬感,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及考驗,亦可成為公司的核心份子。

我很有信心,這批員工在他們退休之前,仍會留守在公司繼續作出貢獻?原因是員工們很積極,很主動地發揮自己的才幹。我們的業務遍及二十八個國家,香港及海外員工的數目達十萬,公司的成功,全賴這批員工的努力。

事實上,在每次開會前,我會多接觸及了解有關事務。況且在開會前,我會仔細研究他們的建議,加上各部門同事各有自己的知識及專長,故當下屬提出有用的建議時,很快便能獲得我的接納。例如在一次的行政會議,我在兩分鐘內

使批准了同事所提出的建議,我還打趣地說:「全世界沒有一個行政人員能那麼快取得總裁的批准。」所以。下屬在提出意見時全無壓力,大家合作得相當愉快。

 

學生:
 你曾提及,在揀選公司的領導層時,會著重其工作表現,對公司的忠誠及有歸屬感等優點。在眾多特質中,你認為最重要的是什麼?

 

李嘉誠:
 忠誠猶如大廈的支柱,尤其是作為高級行政人員,忠誠是最重要的。當然,具備了忠誠,還要講求其工作表現及對公司的歸屬感,若沒有歸屬感,員工掌握了工作上的知識及技能便離開,對公司也沒有好處。但我們很少遇到上述情況,原因是我們能令行政人員及各級員工,深切明由他們在公司的前途是美好的。

恕我大膽說一句,若與香港其他公司,甚至外國公司相比,我相信本公司對一般員工的待遇會較優勝。在長江,我沒有房屋津貼,只取五千元袍金。事實上,以我的工作,如公司要給予我花紅,所有董事及非執行董事甚至股東都不會反對,但是我自己決定不要。

 

學生:
 若你的員工想自創一番事業,你會鼓勵他向外作個人發展,抑或留守在集團內繼續作出貢獻?作為老閭的你,對這位員工有何建議?

 

李嘉誠:
 以往,中國人做生意時常會有這個想法。對員工太好,他自己有積蓄,便會向外闖,開拓個人事業。若有這個想法,就只適合經營家庭式的小型企業;要經營大企業,必須知道大企業本身要有很完善的組織。一位員工的離開,自有其他人補上。例如公司曾有員工被邀請在其他公司任高職,但當中也有不少人回流,原因是公司待遇好,大家合作愉快,最重要是雙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認為,最重要是員工能以公司為榮,及覺得在工作上有前途。

 

學生:
 李先生做生意的手法及宗旨比較穩健、保守,但現在有些業務是需要以較進取的手法進行,並需承受風險。若有些業務需承受風險,即與你的宗旨違背,你如何作出取捨?若你的工作伙伴很進取,喜歡冒險,在合作上會否出現問題?

 

李嘉誠:
 我本身是一個很進取的人,從我從事行業之多便可看得到。不過,我著重的是在進取中不忘穩健,原因是有不少人把積蓄投資於我們公司,我們要對他們負責任,故在策略上講求穩健,但並非不進取,相反在進攻時我們要考慮風險及公司的承擔。事實上,我們現在有很多進取的業務正在進行中,只是未向外宣佈。

反觀歐美的新興科技,平均來說,股價下跌了百份之八十,有的互聯網科技,甚至下跌了百份之九十。所以,在開拓業務方面,我要求是收入與支出平衡,甚至要有盈利,我講求的是於穩健與進取中取得平衡。船要行得快,但所面對的風浪一定要捱得住。

我在二十八個國家都有業務,可見我的進取心。在過去一年,我奉行的原則是保持現金儲備多於負債,可以起到平衡作用。

 

學生:
 中國人的公司較著重感情,美國公司較著重科學化的管理。你在管理的過程中,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李嘉誠:
 美國科學化的管理有它的優點,可以應付急速的經濟轉變,但沒有感情。在業績不好時進行大規模裁員,我們做不出,因會令員工沒有安全感,及導致很多人突然失業。我們揉合兩者的優點,以外國人的管理方式,加上中國人的管理哲學,以保存員工的幹勁及熱誠,我相信可以無往而不利。

 

學生:
 在課餘期間,當我們一談及香港的領袖,不約而同大家都想到李先生。其實大家都知道要成為領袖,所必須具備的條件包括要有目光、理想、勤力及奮鬥精神,但又怎樣才能做得比他人好?李先生會否有很大的壓力,又怎樣去舒緩自己的壓力呢?

 

李嘉誠:
 要成為領袖,你提到的基本的因素一定要有。小企業每樣事情都要親身處理,所謂「力不到、不為財」;至於中型至大型企業,則一定要有組織。而最難做到的就是要建立一個良好的信譽、建立主要行政人員對公司的信任,令他們知道在公司會有更好的前途及工資。同時,亦要令同事明白他們工資與花紅愈來愈多時,亦要清楚知道他們的生產能力要同時配合,這樣公司才能夠維持,只做一個好好先生是沒有用的,如果只會亂花錢,公司遲早一定會出現問題。

最難做到的是要賺錢之餘,又要令公司內外對你有信心,所以要清楚無論從事甚麼行業,都要比競爭者做好一點。就如奧運賽跑一樣,只要快十分一秒就會贏。就以我自己來說,我年輕打工時一般人每天工作八至九小時,而我則工作16小時,除了對公司有好處外,我個人得益更大,這就可以比人贏小許,對於香港今日競爭這樣劇烈的社會來說,這更加重要。

我自己沒有甚麼壓力。起初未夠二十歲時便要負擔家庭,一心想向上,每到晚上便想著明天的事情,但翌日一早醒來,便發現所想的事是行不通的,因此我知道,一個人的工作能力是有限的,不及兩、三個人一起做事般事半功倍,但我會盡力去做,這樣壓力便減少。直至我做生意時,我採取穩健中大力發展,亦在發展之餘取得隱健的平衡。一個大企業是不可以有錯,所以最重要的是學習,要視競爭者為聰明人,只有肯勞力一點,就可以贏多一點。

 

學生:
 作為一個領袖要取得員工的信任,但假如李先生作出了錯誤決定時,會以甚麼形式跟員工交待?以目前李先生管理全球這麼多業務,開會前又要作好準備,時間上怎樣分配?
 

李嘉誠:
 首先每一個人都會有錯,錯了便應勇於承認,把錯的代價作教訓。事實上,作出錯誤決定的不是我一個人,因為每一決定都經由有關人員研究要有數字的支持。而我對數字是很留意的、所以數字一定要準確。每次一開會就入正題,沒有多餘的話。

到目前為止,我似乎沒有大的錯誤,每次作決定前也作好準備。例如ORANGE這歷史上最大的交易,我事前不認識對方亦從未見面,只聽過他的名字。那次對方只有數小時逗留在香港洽談,因我事先已熟悉CELLULAR TELEPHONE的前途及作好準備,向對方清楚表達,所以很快便可作決定。我雖然是作最後決策的人,但事前一定聽取很多方面的意見。當做決定及執行時必定很快。可見時間的分配,消除壓力要靠組織來配合。得知你(發問者)剛生了一對孖女,恭喜你,作為高級行政人員,你應多請個工人,哄哄太太之餘,亦可籍此減輕壓力。

 

學生:
 李先生曾經說過自己做生意的原則是與夥伴合作時要留有餘地,不會賺盡,但據知長實每次賣樓的售價亦去得很盡,外間亦說跟長和系做生意很難賺錢,這是否有違李先生的一貫原則?

 

李嘉誠:
 長和系賣樓,價格以市價盡取是對的,買賣價格在今日的社會競爭激烈是無可避免的。如果一間公司把一買一賣之間take it easy,它的MARKET CAPITALIZATION會一直下跌。我們所指的合作夥伴不是指買賣的關係。合作夥伴共同合作經營是沒有利益衝突的,大家一同投資一同經營。據悉,閣下是從事文具主意的,我們的BIGBOXXX所賺的很微,在internet做sales就是靠你的服務、靠贏人家一點點,對來貨的價亦要十分著緊。

 

學生:
 李先生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偉人,當作總結時,李先生希望我們怎樣形容這偉人?社會如果有多一些聰明人對社會發展是有好處的,所以有人願作老師,肩負教育下一代的使命,李先生對於這方面有甚麼提示或身教?坊間有很多著作也是描述李先生的 哪一本較可信?

 

李嘉誠:
 首先,我否認自己是偉人。我搬到大廈的頂層(指長江大廈七十樓)的原意就是希望與公司管理層分隔,花多一些時間去做服務社會的事。我自己撥出了不少時間為社會、為香港及國內醫療及教育不停做事。大家可能不會相信我願意離開香港,花九至十日時間全職帶同一批人員參與一些教育醫療的公益計劃,還要加上之前的準備工夫及之後跟進時間,但我認為這是很值得和有意義的。

我很感激大家今天給我的名譽,過去三、四年來,人家給予我多個世界性的名譽,我絕大多數都拒絕了。而利方面,我自己衣食住行都很簡單,既然上天主宰賦予多一此錢在手,我也希望做多一點事,偉人絕對稱不上。

其實坊間沒有一本(關於我的)著作是真的,很多事情是以訛傳訛,沒法子一一辯清。國內出版有一本畫冊,其中報導是正確的,但內容並不是太多,有很多束西也沒有記錄。

 

學生:
 李先生及兩個兒子均很成功,您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孩子?

 

李嘉誠:
 我昨天剛與一歐洲著名家族吃午飯,他們已有五代成功歷史,十分有修養、有禮貌。中國有句老話「富不過三代」但今天的教育、組織不同,令事業可以繼續,相這句話日後將會修正。正如這個歐洲家族今天的事業比過去任何一代都好。

過去中國有此有錢人家寧可讓子弟去食鴉片,因可避免們沉迷賭博等不良嗜好,這是落後的思想。當年,我朋友的兒子去外地讀書,買了ROLLS ROYCE開篷車代步,我不便批評。但我兩個兒子買的只是兩部單車,在美國STANDFORD大學行走也十分方便。直至有一天,我在九樓APARTMENT等他們回家吃飯,看到一輛單車冒雨在車群中「之」字型穿梭,險象環生,看清楚才知是其中一個兒子,而他到家時已渾身濕透,還背著幾十磅東西。這時,我才叫他們第二天去學車考牌,買一輛堅固的、去年款式的新車。這便是父母看法的不同,對下一代的將來影響很大。

 

學生:
 但會否令孩子以為父母不疼愛他們?李先生自己在子成長的過程中,又花了多少時間在他們身上?

 

李嘉誠:
 在兒子入大學前,我每週日均拒絕所有應酬,帶他們到一艘絕不豪華的小遊艇去,好處是跟他們說道理,他們無處可逃。

是否疼愛不是靠金錢或物質去衝量。兒子在外地唸書時,我給他們開了兩個戶口,一個他們絕不能動用,但已準備足夠他們完成PhD課程的費用。至於使用另一個戶口的金錢,他們必須寫信給我報告,我會在二十四小時內回覆。後來因為他們功課太多,才接受他們要求改用電話說明,這才是有用的疼愛,我個人認為太多物質反為有害。

 

學生:
 近年香港政治、經濟環境變化很大,我們的出路如何?香港人要怎樣才可維持競爭力?

 

李嘉誠:
 這是我與所有香港人也關心的問題。率直地說,面對今天的競爭,香港人需要拋開昔日自滿的心理。如何令我們在將來與外國及國內的技術及經營方式接軌十分重要,我對香港還是充滿信心。

但今天香港的問題在於貧富懸殊日益嚴重。如在座各位同學,你們一直求上進,將來的收入自然向上。但部份低收人士在過去十年卻向下跌,將來香港的情形會與今天的美國一樣,受教育、知識高、用功的,收人會向上,收入低者則越來越委縮,這是社會的經濟轉型,我們已走進知識型經濟。

現今的新移民與一九四九年的並不相同。今天的移民中,具有高專業知識水平的百分比相對較低。因此,首要希望移民政策放寬,增加香港需要的專業技術人才。當然,我們對所有同胞均應一視同仁,友好相待,團聚移民也要照顧,但短期輸入一些高教育水平的技術性移民對香港至為重要。而長期則要加強教育,提升香港大學生的水平。單是大學學歷已不足夠,希望有MASTER DEGREE、PhD程度,經得起考驗,加上香港人一貫靈活及有拚搏精神的優點,便可與外國的強者此較。

別說面對海外競爭,就是上海、深圳也在每天向上。一個和諧、有秩序、齊心向上的社會才最重要。你們便是很好的例子,若我聘請各位到我的機構任職,相信各位也會拼搏,對公司有所貢獻。

當然,香港的優點很多,我們的銀行體制、對外通訊、海陸空運都不錯,很有前途,但今天還是要抱著急起直追,追求卓越的精神。正如我之前講過,香港的工業很難與外地比較,我們的工資、成本都高,曾有外國伙伴想與我合作新工業,但研究後發現香港的條件不足,所指的並非一般性勞工,而是急切需要多讓技術人員來港。如以色列一度全國只有六萬個ENGINEER,後來由俄羅斯吸納了八十萬人,當中二十萬為ENGINEER,足夠各個工業的發展。當然不能只限教育水平高才吸納,家庭團聚的移民也要吸納。至於教育也要不斷完善,培訓自己的優秀人才,否則難與其他地方競爭,據了解,單是深圳每年便有一萬名來自全國重點大學的畢業生加人工作行列。

 

學生:
 那麼香港人應維持怎樣的質素呢?

 

李嘉誠:
 人才最重要,不論是服務業、旅遊業、以至貿易中心等等。人才包括移民及剛才提及香港需要的技術人才,這技術也不一定是高技術,只要是我們缺乏的;例如某種地方菜式的廚師,也要去吸納。

當然要有一定的制度,正如當年移民潮時期加拿大的計分制,但我們的家庭團聚名領訂出後便不應改變。相信特區政府已看到香港面對的競爭,幸好我們由昔日剩餘的儲備充足,一般人的儲蓄也多在短期內可作支持。

 

學生:
 潮州人多做小生意,依賴節儉、勤勞,與海派風格不一樣?作為華人資本家領袖,如何對外競爭?

 

李嘉誠:
 幾年前我去汕頭大學開校董會,市領導安排在飯後會見大群記者,被問及「潮州人以你為榮,你又會否以身為潮州人為榮呢?」這個問題不可猶豫作答,我在兩秒內便回應道,我以身為中國人為榮。

在我心中,同事中有不同民族、會說潮州話也不會有特別好處。潮州人有其長處,也有其短處。潮州人戰前多從事米鋪、木材、煤炭、苦力、拉車等工作。但近幾十年潮州家庭亦著重第二代教育,但必須記著身為中國人,事業有成當然應該對家鄉有貢獻,但更要遠大思想,不只中國,甚至放眼世界。在事業上誰有貢獻、有歸屬感,便可成為公司核心人物,自然形成大群親信,不分國籍。

在我兩個兒子加人公司前,我的機構內並無聘用親屬,我認為親信亦不等於親人。

但我並非不愛家鄉,我放了不少心血在家鄉,沒有任何一個生意比汕頭大學更佔用我的時間,最初十年我每次到汕大均工作直零晨二、三點。

 

學生:
 成功領袖的儀式應如何?你有何不足之處及成功必備的特點呢?

 

李嘉誠:
 我不算十分成功,我也有短處,但人沒有十全十美,要盡力去追求完善。作為一個領袖,第一最重要是「責己以嚴,待人以寬」,第二,要令他人肯為自己辦事並有歸屬感。

機構大必須依靠組織,在二、三十人的企業,領袖走在最前端便最成功。當規模擴大至幾百人,領袖還是要去參與工作,但不一定是走在前面的第一人。再大便要靠組織,否則,便遲早會撞板,這些例子很多,百多年的銀行也一朝崩潰。

還有必須緊跟時代、超越時代,有創業家精神。這對你們讀MBA重要,工作亦然。要有創造性,勇於挑戰,但亦須集中在從事的行業,正如清代曾國藩的家書記載他的朋友說,去挖十口井,不如集中挖一個確定有水源的才最重要,熟悉本行差別很大。

一九六七年我做玩具工廠時,其中一種生產機器只可從歐洲一個國家用飛機引入,但我要趕生產,結果我把自己廠房內原有機器的一部份作出修改,二十四小時後使它生產量提升了一倍。但一倍並不足夠,要繼續增加,終於一部機器生產多四倍,既為客人解決問題,亦可多賺金錢。

中國人在十五世紀時的技術也很出色,但無人去繼續創造。封建政治中,排列「士、農、工、商」,把「商」放在最後,但事實上「商」很重要。我們要有創造性,我公司內很多MD經常創作新念頭,只要有五成機會成功又只利用不多的資源,我都會支持。

 

學生:
 下屬最欣賞及最怕你的是什麼地方?

 

李嘉誠:
 最怕我問FIGURE,在他門開會時沒有好好準備,說不出FIGURE,又或是FIGURE不對。有一次,一位在香港知名度頗高的同事跟他一位日本朋友告訴我一些FIGURE,但我說不對,同事跟日本朋友商量後堅持沒錯,並說可以與我打睹。作為上司,與他們打賭金錢並不適合,終於以高爾夫球棍為賭注。後來經我解釋錯處後,翌日我便收到一套新的高爾夫球棍。但我最終沒有接納,因日本朋友始終是客人。

我對工作很看重不喜歡馬虎。但人不可能沒有錯,所以如之前所講「責己以嚴,待人以寬」,但有些錯是自己蓄意去犯錯,例如貪污、在公司謀私利,便絕不容許。我情願他們有小錯,總好過「唔做唔錯」。這些在某些場合、某些架構就可以,在我們公司就不可以。

 

學生:
 有甚麼好的書籍或方法可以增加領導能力?

 

李嘉誠:
 希望大家多看書籍,中文、英文也好。有時我也看一些哲學書籍。一定要看一些對於你行業有幫助的書,即使是些枯燥無味的書也要看。當日我們去BID英國3G牌,分20MHz及35 MHz,兩者差很大,但價錢只貴百分之十。我們遂一直BID高波段,投得以後證明是正確的。因為。3G的數碼數據與VOICE不同,數據要多用波段,很多有關的知識便是靠多看枯燥無味但與行業有關的書才知道。
 

 

陳 景 祥

信 報 2001年02月05日
 
 

Back to the Index